摄影圈里的“点睛者”

□苏弼坤

 

扎特

“艺术是相通的,不管是音乐还是摄影或者其他。美国著名摄影师安塞尔·亚当斯曾说过,一个有艺术价值的作品体现在‘前期是谱曲,后期是演奏’。”昨天上午,在黄淮学院音乐表演系教授扎特的家中,刚在“路上摄影联盟”讲完课的他和笔者谈起了摄影前期创作和后期制作的关系。扎特说,两者是互补的关系,缺一不可,一个有高度的艺术作品,它的前期和后期彼此依赖。

“菜鸟”老师玩相机

“我教我的学生唱歌,我的学生教我摄影。”扎特说,2009年一次偶然的机会,他遇到了自己教过的一名学生。或许是因为艺术相通,这名爱摄影的学生冷不丁说了一句:“老师,我觉得您如果学摄影,肯定能拍出大作,真的。”

没有玩过相机的扎特别说摄影,连手机拍照都玩不转。但执着的学生一定要当一次“老师的老师”,并称只需要5万元就能配齐装备。那名学生告诉扎特,凭借他对美学的独到见解,一定能在短时间内成为“高手”。

“我按照学生说的配齐了相机和镜头。”扎特说,当时还是“菜鸟”的他根本不知道相机上的按键和那么多镜头到底是干什么用的。他问学生:“这相机该怎么用?”学生说:“看看说明书,先了解一下。”

“相机的说明书加上各种镜头的说明书足有几十万字,看得我头皮发麻,也没弄明白相机该如何用。”扎特说,实在看不下去了,他就把摄影器材放在家里,让它们“睡大觉”,半年多没有拍一张照片。后来,学生告诉他,看说明书只是让他对相机的基本用法有个了解。摄影不能光靠看说明书,而是要靠不断地实践。

晋升为“摄影校长”

“作为一名高校教师,我身边不缺乏学生,而我的摄影也是从人像摄影开始的。”扎特说,他认定的事要么不做,要做就要成功。

扎特说,他再次拿起相机后,每天做的就是通过各种途径模仿名人大师的作品,直到能“以假乱真”。后来,他发现,摄影作为一门艺术与音乐一样,需要交流,需要走出去。他便在每年的寒暑假天南海北地外出学习。

“去年1111日,我的学生邀请我到‘路上摄影联盟’的QQ群联盟里听摄影公开课,那是我第一次和这个摄影联盟打交道。后来我才知道‘路上摄影联盟’是国内少有的摄影群体。”扎特说,在这个摄影联盟中他学到了很多摄影知识。

或许是因为经常做音乐指挥,无论是在语言还是控场方面,他都颇有经验。到“路上摄影联盟”之后,他便被驻马店的几名影友推举为主讲。扎特说,第一次讲课结束后,“路上摄影联盟”的负责人便正式“聘请”他为“联盟校长”,让他全权负责“路上摄影联盟”的公益摄影课堂。

个性化地表达

“很多驻马店的影友都知道,我是靠后期制作走进驻马店摄影圈的,但也正是因为后期,我被一些人反对。”扎特说,数码时代,前期拍摄与后期处理孰轻孰重,成为大家津津乐道的话题。很多老一辈摄影人一直强调摄影是记录,但他们忽略了两个字,摄影是“艺术”地记录。为什么要把原本是一体的前期摄影和后期制作分开呢?就像音乐中的谱曲和填词,它们是分不开的。

在如今全民摄影的时代,后期制作可以说无处不在,关键是你的照片能否从众多照片中脱颖而出。后期制作分很多种,有的后期制作只是简单地校色、裁剪,但有的后期制作很强大,可以加入创作者的感情、思想。

“据我所知,驻马店人的摄影作品在最近30多年里,几乎没有获得过国家级大奖。为什么呢?我认为并不是我们的水平不高,而是因为我们缺少一种观念。”扎特说,国家级的摄影大赛分为艺术、纪实、商业三大类。既然是艺术,那么就要从现实中提炼、升华,摄影师创作时需要通过一定的手法强化情感、表达思想。这和绘画、写作是一样的,我们的国画如此,梵高的画作亦如此。

扎特说:“现在的摄影后期技术其实就是原来的暗房技术。它如同画龙点睛,我们不能否定它。通过暗房、镜头、滤镜等技术手段,我们能得到炫光、鬼影、畸变等特别的图片。摄影不是简单地用相机拍照片,而是感情、思想、观念的个性化表达。”

扎特摄影作品欣赏

 

晨枫的记忆。

 

舞者。

 

红叶诱惑。 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 摄影圈里的“点睛者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