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叔:票房欲望都强加到我们身上让人不舒服

  专访李仁港南派三叔(来源:网易视频)

  网易娱乐8月5日报道(文/派翠克图、视频/韩冲)7月31日的北京发布会后,《盗墓笔记》的导演李仁港与编剧南派三叔接受了我们的专访。在刚刚结束的发布会上,群访因为有记者问到井柏然与鹿晗不和传闻而匆匆结束。这让不少工作人员乃至两位主创都变得格外紧张。工作人员一再叮嘱,问点和电影相关的。而在我们问到如何看待瓶邪CP的时候,南派三叔自己也叹了一口长气。

  其实一切都只是信息不对等产生的问题,如果官方自己做出说明,大概也没有谁会这么的好奇,也不必对每家媒体的提问如此防备。在这种戒备心理下,导演与编剧二人的自我保护心态格外严重,开口便说,宣传营销的东西我们都不懂。

  不想回答的问题直接用“不懂”来拒绝掉。然而在谈吴邪与张起灵的时候,南派三叔作为原著者显得格外激动。他面对网易娱乐,第一次强调,希望我们不要剪掉他说的话,但是瓶邪这个“国民CP”是粉丝脑补的产物,95%的《盗墓笔记》粉丝并不是因为这个CP才“入的坑”。

  而当我们又问,如何看待瓶邪在电影里的火花时,连李仁港导演也站出来帮忙挡枪,直接对我们说,你们不是在戛纳问过两次了吗?问第三次他也会这么回答啊。我们只好作罢。继续“聊和电影相关的”。然而直到首映礼当日,我们也没有机会看到成片,所谓和电影相关,也只能在外围打转。

  这大概是一次双方都在煎熬的采访,以至于结束的时候,南派三叔脸上高兴的神情显得格外明显。“我刚才好机智啊。”他特别开心地对导演说,发布会上,李仁港刚刚透露,这是他第一次和原著者能在拍完电影后成为好朋友。

  网易娱乐:从第一场发布会到首映礼,两位主创,导演和编剧,有什么想说的呢?

  南派三叔:好大的问题啊,我可以讲很多很多的事情。是这样的,我一直不是很赞同开很多发布会的。因为我也不太懂营销,所以不太懂发布的形式的。每次发布会的感觉有什么不一样,我只能说越来越大了。哪怕是一个小发布会,这个大一点,这个更大一点。

  如果说以发布会作为时间坐标,就是这段时间里面,对于整个电影这个项目的感觉的话,其实也是从最开始我们没有看到特效,完全是绿幕;到导演版特效做好,到3D做好,是对电影感官的时间积累。以前就是所见即所得,现在完全明白导演心中的画面是他心中最终呈现的画面,你不到最后一刻完全不知道导演心中的画面是什么样子的。所以下次做电影的时候就会省去很多自己的自以为是的想法。导演是在为3D的画面做准备的,恍然大悟,原来最终是这样的感觉。

  网易娱乐:两次发布会里上影集团的任总都出现了,那么导演您和他也合作过3部电影了,所以他对于《盗墓笔记》有没有什么要求和设想。

  李仁港:其实任总是一个爱好电影的人,这一点是三叔刚才讲的,营销他不懂,我也是。所以对于宣传发布会,我们只是配合,配合发行方,配合你们,你们问什么我们就回答什么。我们要做的还是把戏拍好。

  我跟任总的关系就是他是爱好电影的人,他看中这个IP,他们跟三叔合作,然后就雇了一个人去拍戏。我自己也自认我是爱好电影,爱好《盗墓笔记》这个书的。所以我们的话题基本上就是怎样把这个戏拍好。要是你说拍好这部戏,怎么才算好看?估计我们所有,包括投资方和三叔,我们的区别应该不会太大。你说用什么营销手法做这个戏,在我这边我是不懂的。

  网易娱乐:前两天我们看报道说《盗墓笔记》现在是一个价值几十亿的IP,所以三叔您怎么看?

  南派三叔:他说的很轻巧。这是个欲望的问题,在我跟导演刚开始合作的时候,电影市场还没有这么热。就是说对于我来说当时是特别轻松的事情,我的目的就是把这个东西拍成一部电影。后来电影市场越来越热,所有的欲望都被强加到我们身上。

  所有人给这个IP赋值的时候,他们是不负责的。他们说这个IP值多少钱,就值多少钱,然后又不付这个钱。如果是我们可以定一个法律,如果谁说这个IP值多少钱,他就把这个钱给我。我特别欢迎他说40亿,400亿都可以。这是致命的逻辑。所以说,外来的欲望把IP这个本身特别简单的事情变得特别复杂。一开始我和导演拍戏的时候说,这个票房就够了,导演说,不会的,会比这个票房高。然后过几天,外面的欲望也会告诉我们说,导演你这个也太低了,还会更高一点。就等于这种所谓的要求被市场一点点烘托起来,让人很不舒服。

  网易娱乐:这次盗墓笔记好像得到了10亿保底,两位怎么看?

  李仁港:我觉得营销的问题不要问我们了,我们不熟。我们说电影的问题就行了。你们这些问任总,他们比较了解,是老前辈了。

  网易娱乐:这次电影,三叔是原著的创造者,导演作为诠释者,所以您怎么看瓶邪这对CP?

  李仁港:本身是一个很有趣的两个人物。我是用导演的角度去看这件事情。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朋友间的关系。因为在我来看,他的设定就是这样,他是不开心的,有很多黑暗的地方。在我来讲我是乐于去呈现一个人的黑暗面。在盗墓的空间里,吴邪有段戏是两个法杖,这个时候戏剧就开始了,对我来讲是非常有趣的。

  三叔作为作者,他很清楚在这个第一集里他要怎么讲,我们不能讲完八本书。三叔讲了很清楚的一句话,不要看书前面的,遥看书背面的。这是同时走更近一步。这帮助我们把电影架构起来,跟小说非常不一样。

  网易娱乐:那三叔您觉得两位演员呈现出来的戏剧张力跟您的期待符合吗?

  南派三叔:是这样的。不可否认,瓶邪这个东西非常非常热,以及他是国民CP的概念,他是一个既成事实的状态。但并不代表我们在做电影的时候,是以这个为主打方向去做的。其实说,瓶邪是一个次生品,是两个人物之间产生火花之后由读者脑补出来的关系。

  对于我这点我非常明确希望传达给所有读者,我电影里面人就是一样的。我用写小说的方式,把两个主角,他们的互动,他们人性的碰撞写出来了。至于这次他们愿不愿意二次创作,和我写小说一样这不是我能控制的范围。

  但这个故事是一个导演和我一起创作的故事。它是一个电影故事。它里面有无数可以消费的部分存在,所以我们不要光盯着瓶邪这一点去思考这个问题。两位演员,他们的CP感,是不是有小说里的人物这么强,这是要看,要看完电影再评价的。但是我可以保证说,两位演员把我剧本里表达的关系表现的非常清楚。导演也拍的非常非常精彩,我只能这么来说。我希望这段能传达给我的读者。

  网易娱乐:您会期待观众读出CP感吗?

  南派三叔:我只能期待这部电影给到观众,毕竟说是《盗墓笔记》读者那么多,可能95%的读者是跟CP没有关系的。所以对于我来说,《盗墓笔记》还是得是一个《盗墓笔记》的故事。它得有盗墓,它得有笔记。它得有人物之间的冲突。如果我不写《盗墓笔记》,随便写个故事,两个人物成为CP,那它还会有这么多粉丝吗?不会的。所以CP只是一个次生品,不是它本源的魅力。这个东西的本源魅力还是它的类型化,它人物之间的纠葛,由这些部分产生的。

  网易娱乐:之前其他电影都在规避盗墓两个字,您怎么能在提到《盗墓笔记》的时候可以光明正大的说:“我们是在真真正正地盗墓。”这个是怎么处理的呢?

  南派三叔:我们去了西域!

  网易娱乐:所以这次是去了西域,很多这方面的故事是在西域展开的?

  南派三叔:是的。

  李仁港:你问这个问题好像是有一个侠盗、神偷的故事。我们不是标榜偷东西,而是标榜那个人带出来的人格魅力。更重要的是,拍这些电影我们对社会有没有责任感。所以很多时候电影是一个名声问题,他是一个大盗什么什么的,那么杀人放火可能会(受到限制),但是如果救很多人的话,就会变得(行得通),这是一个电影的手法。我们要做的,从来就没担心过这个问题。

  网易娱乐:那两位作为主创,跟资方的关系如何,他们把控的多吗?还是您更自由一些?

  南派三叔:所以我现在是代表作者的身份?我只能说这次资方是非常专业的资方,在做资方应该做的事。我其实还好,我讲话他们不听。我这次是做了一个非常非常专业的编剧,因为我们在资本方面其实做不了太多太多的事情。我也确实不懂。在我们创作的时候,他们是对的,你要听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 三叔:票房欲望都强加到我们身上让人不舒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