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作秀?当地人爆料孙楠在徐州有别墅家里还有外籍佣人


近期,歌手孙楠一家搬到徐州住月租700元的房子、让孩子读传统文化学校一事,引发热议。有记者实地探访孙楠在徐州的居所,获得消息称孙楠在徐州市区另有一套别墅,但该消息并未经过第二人的证实,并称孙楠家里还雇有菲律宾籍佣人。
徐州当地司机向记者透露,他表示除了潘蔚微博中定位的御景湾小区,孙楠一家在刚来徐州时还曾住在东南郡小区,御景湾与东南郡相邻,并且两个小区就环绕在华夏学宫的原校址周围。对于700块房租一事,御景湾小区安保人员没有否认可能性,但表示:“这要看是谁租给他的。”至于该小区100平米左右房型当下的租金水平,他称:“1700,1800左右。”孙楠一家在徐州居住期间是否雇佣了保姆,记者通过一名学校工作人员的口中得到了更为确定的信息:“有,是外国人,可能是菲律宾那边的。”徐州含五个市辖区、三个县和两个县级市,1.1258万平方公里的面积在江苏省排在第二。这里有14座大专院校、三条地铁同时建设,根据官方公布的2018年前三季度城市GDP排名,徐州以4982.67亿排在全国第27位,超过了福州、沈阳、石家庄等省会城市。据“第一财经”的排名,徐州是位列一线城市和新一线城市之后的二线城市。


根据当地从事装修行业的相关人士透露,孙楠在徐州的住所并没有视频中讲得那么简陋,至少他听说过孙楠在徐州有别墅,并且从北京请来设计师,在本地找了施工工人,别墅的装修标准是“几百万”。记者也随后在学校的新校区旁见到了一个别墅群,这些别墅每栋套内两千平米,共三层,带电梯和地下室。据了解,孙楠在此处的别墅已经基本装修完毕,他和他的家人会在这里过年。在地图中搜索孙楠孩子所读的“华夏学宫”,排在首位的是位于淮海文博园的校区,但实际上该校址已经废弃,沿废黄河的观光道往南开二十多公里,就到了铜山区伊庄乡吕梁村,华夏学宫的新校区就建在这里。学宫位于市政府规划的风景文化区。据知情人透露,孙楠家的佣人有时还会住在学校里。
此外,潘蔚被曝与华夏学宫高层系同乡,有消息称华夏学堂的几位股东均来自安徽,更确切的消息是来自安徽合肥,而孙楠的妻子潘蔚也是安徽合肥人,但对于网友针对孙楠夫妇是否在华夏学堂持股的猜测,此前学校方面已经予以否认,称潘蔚女士并非学校股东。据最新消息,由徐州市教育局、铜山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及有关科室人员组成的调查组已经进驻“华夏学宫”,对该机构办学资质、日常管理进行摸底调查。
《教育法》第七十六条规定:“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违反国家有关规定招收学生的,由教育行政部门或者其他有关行政部门责令退回招收的学生,退还所收费用……构成犯罪的,依法追究刑事责任。”
有深意?潘蔚受访语出惊人:孙楠敢离婚娶三婚的我


潘蔚曾在2012年接受新京报的专访,谈及与孙楠的感情,她直言对孙楠很仰视,“作为一个靠自己形象吃饭的歌手,他难道不知道离婚对他意味着什么吗?他难道不知道这会对他的事业造成影响吗?他难道不知道他的公众形象会因此受到多大的伤害吗?他知道,但他仍然娶了我。”
主持人潘蔚的另一个身份似乎更令人关注——歌手孙楠的老婆。2009年,与买红妹离婚后的孙楠娶了潘蔚,堪称当年娱乐圈轰动新闻之一,但面对各种传闻,当事人始终保持沉默。去年9月,两人的女儿出生;半年后,潘蔚复出,上周她主持了旅游卫视2012高尔夫邀请赛的启动仪式,并即将回归《天天高尔夫》。值此契机,潘蔚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。谈及工作,她笑着摆手:“不走下坡路就不错了!”她说,自己的才能就是做一个好的家庭主妇,而孙楠的出现让她“得逞”:“跟他结婚前我是一个特别没有名的主持人,我也没想到跟他结婚后会改变。很久以前,我就梦想有个温暖的家,用我学的中医养生知识照顾家人、给孩子做东西吃,闲下来的时候折折纸、织织毛衣……而现在,这些都实现了。”
谈孙楠 换位想想,你有勇气离婚吗?
新京报:2009年关于你们结婚的消息,媒体报道的很多,为什么你一直都没有出来说话?
潘蔚:我们俩结婚以后,他爸妈、我爸妈,他的兄弟姐妹,我的兄弟姐妹,他的朋友、我的朋友都是真挚的祝福,有这一切就足够了。不要伤害你人生旅途中遇到的任何人,我们基于这种原则,保持沉默。
新京报:他的态度呢?
潘蔚:他会更心疼我:“因为我是公众人物,跟你结婚给你带来了这么大的伤害,让你的生活变化这么多,我只能更心疼你。我没法跟每个人说我太太是怎样的,但是我能做到的就是更加地关爱你,让你从我这里获得力量。”
新京报:你们之前没想到新闻会铺天盖地的?
潘蔚:我们跑到老家办的婚礼,老家相对闭塞一点,我们自以为很低调了,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。特逗的是,服务员说:“新郎还挺像孙楠的”,直到办完酒席他们都没想到真的是孙楠。我爸爸跟亲朋好友说“蔚蔚要结婚了”,他们也没弄清楚跟谁结婚就来了,吃到一半发现是孙楠,大家都挺兴奋的。
新京报:孙楠最吸引你的地方是什么?
潘蔚:单纯、阳光,能带给人快乐。作为一个靠自己形象吃饭的歌手,他难道不知道离婚对他意味着什么吗?他难道不知道这会对他的事业造成影响吗?他难道不知道他的公众形象会因此受到多大的伤害吗?他知道,但他仍然娶了我,这点让我对他很仰视。不是每个男人都有这种勇气作出这种决定。很多人婚姻不幸福,但还勉强维持着,说是为了孩子,但那仅是一个旗号,更多的是为了名誉、社会地位、公众形象、财产。很多人指责孙楠是负心汉,如果换位想想,你有这个勇气吗?
新京报:高尔夫算是你们的红娘?
潘蔚:高尔夫只是我们的共同爱好,我们都喜欢看电影、歌剧,滑单板,没生孩子前每晚我们有读书时间。他太逗了,开始是每天睡觉前半小时我给他念,后来他说,能不能我来读,我从小就喜欢朗诵。他特别欣赏我打高尔夫,因为我一号木开得特别远,没事时他带我出去打球,看我开完球就会说“带老婆出来打球太长脸了!”他经常开玩笑说“你再打好一点就被(国家队)挑走了!”
谈婚姻 我是他最好的倾诉对象
新京报:当了那么久的单亲妈妈,再迎接一次婚姻需要很大的勇气吧?
潘蔚:这是顺其自然的事,强求不得。有人说“潘蔚都结过两次婚了”,但孙楠是傻子吗?他能走到今天,他有自己的思想和分辨能力。不是像有些人说的那样,“孙楠敢娶我吗?会娶我吗?”我不仅是孙楠的爱人,还是他孩子的妈妈、他的人生伴侣,携手到老的人。他是正常的男人,他有血有肉有想法,而且他也在成长。
有时我俩开玩笑我说要感谢他,他给了我一个成长的环境,反过来我也在帮助他成长。我开始学会接纳我自己,我的一切,我的情绪、疾病、衰老、不完美,因为我创造了我自己,我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无可复制无可替代的我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 在作秀?当地人爆料孙楠在徐州有别墅家里还有外籍佣人